杂食
安定玩es
leop,团推kn。大概是个假过激p
坑和懒惰同在,还能算活的

「leo司」论知心妈妈的养成攻略是有能搞事的队友


ooc有,ooc有,ooc有。ooc我的人物属于晶聚。

主leo司微量泉真。

泉视角。

文风烂又懒,第一次写请太太们多多关照

接受那么现在向下看





大家好我是梦之咲的濑名泉,最近又是谈恋爱的季节,真是——超烦人的。然后我们队那两个矮子恋爱了,就是王樣月永leo和末子。说起这件事一开始还以为是两个人打打闹闹开个玩笑而已,然后就超—烦人。

先从月永leo回来开始说吧。

一回来勇得很,激怒我们新招的末子朱樱司然后组了个“Knight Killers”来内斗,时间还紧得很,各种排练特训搞得我luck down了N次,但为了在末子面前保持前辈风度还是咬牙忍了。那段时间我心神不宁的连游君都追不上了!想想真是可怕!

最后还是末子给力成功击败笨蛋王樣拉他归队。

结局简直完美,我补了几个美容觉之后又继续我的游君感化之路。

没料到这是噩梦的开始。

月永leo是回来了,可仍然是一天到晚不见人,偶尔会听到走廊上传来奇怪的笑声,已经一面涂满谱子的墙。然后我们队的日程上多了一项:无论什么时候都要逮住月永leo并阻止他破坏公物。

当然这一项通常只有末子来做,末子和王樣同一社团偶尔能找到他,但更多时候还是像装了GPS一样在某个角落找到他。

路人经常会看见我们队最小的朱樱司拖着队长月永leo向摄影棚的方向缓慢移动。名声扫地!

然后摄影棚又多了末子的说教声和月永leo奇怪的笑声,偶尔也会有争吵声。

这样的日子是什么时候开始发生改变的,我只顾天天拿着相机寻找游君和练习。

后来某个午后,隔壁班传来一句分贝及高的“inspiration”然后一个蓝色的影子冲了出去,正巧游君也从外面走过。

那是游君那是游君那是游君啊!我心里无数道弹幕飞过然后一把抄起包里的相机冲了出去。

然后我的游君在转头的一瞬间与我对上视线然后以50米冲刺的速度跑了起来。我顾不得那么多也跟着跑了起来。后面隐隐有一句“leader,把我的零食还回来!”

游君好像发现了什么似的向着月永leo跑。

后来听睡间说场面极带感:月永leo抱着一包限量版零食抓着笔跑在前面游木真跟在后面死命跑,小濑拿着相机穷追不舍,小幺也追在后面。小英在楼上一边吸氧一边笑,副会手里拿着望远镜一边准备随时冲下去。

后来我追上游君了,游君还一脸惶恐地说:“明星君不是说被濑名前辈追的时候跟着knights的队长跑不就成了吗……”

明星昴流是吧,等我收拾完王樣之后第一个怼的就是你!

然后我以一个极标准的壁咚镇住游君之后某个草丛里传来了月永leo的笑声:

“新来的你快看濑名还没有黄毛高!”

“leader不要再拿我的零食,还有我的名字是朱樱司才不是什么新来的!”

我愣了一下然后一转头,月永leo手里拿着一包零食举地高高的自家末子脸上泪光闪闪但无论怎样踮脚就是那不到那包零食,月永leo笑得一脸灿烂。

心理上无数吐槽:妈的两个矮子还敢说我矮  丑小鬼居然又偷藏零食最近肯定长膘了   王樣敢欺负我们末子等着受死吧  小鬼别摆那样的表情啊来哥哥抱抱

我很冷静地对我可爱的游君说:“等我一下,哥哥等一会就回来”

然而我没收了末子的零食教训了这对矮子之后游君已经跑了。

然后我发现了什么不对,稍稍关注了一下这对矮子。

发现王樣似乎在撩末子。

然而我还要继续感化游君没空理他们。

直到不久前月永leo支开了末子开了一次会。

王樣要向末子表白我们要助攻。

我犹豫了一下,然后王樣说给我提供游君的行踪和一打游君的私照。

好了那还等什么不就是末子吗多容易撩!多大点事我们现在就走。

鸣上捧着脸说这么有少女心的事人家也来帮你一把吧王樣。

睡间也从瞌睡状态中清新了过来,带着一脸搞事的表情也加入了。

然后到了表白那天

的晚上。

因为白天睡间没有精神所以改到了晚上。

末子一脸疑惑地上了天台。

站在舞台上的王樣突然打了个响指,天台亮了起来。

“music”

由睡间钢琴伴奏,我和鸣上伴舞,王樣主唱的给末子的小型live开始。

说实在那天的王樣的王者气概全开成功镇住末子。虽然歌唱得很难听就是了。

顺利表了白之后我喘了口气拿着游君的照片准备迎接美好生活而暗暗喜悦。

然后我们第二天被门老师luck down了。

真正的噩梦开始了

表完白之后这对矮子事情层出不穷。

王樣经常乱跑末子在N次收拾谱子,赔偿公物和寻找自家恋人后终于爆发了。一进摄影棚看见没有月永leo后哭了起来。

然后我们也炸了。

在拿棒棒糖和粗点心哄末子的同时在心里爸王樣怼了个无数次。

然后在末子终于不哭的时候罪魁祸首踢开门撒飞一把谱子。

“唔啾,你们的国王回来啦!啊哈哈哈!”

然后末子又哭了。

然后我瞪了一眼月永leo。

妈的你搞事了现在你来哄!

濑名快救急!

我叹了一口气,认命一般加入到哄末子的队伍中。

末子在各位前辈面前呜咽着数落月永leo一顿后终于luck up。

再然后,

再然后我们被秀了一大波狗粮。

记得那对矮子最厉害的时候,我们王樣带着品行端正的末子天天翘课去约会。

嗯。

然后门老师训了一顿之后我俯视他们摆出“濑名泉式微笑”:你们两个知不知道你们胖了多少!这要多久才能减回来!真是超—烦人的!还有王樣不要带坏品行端正的末子!

然后我督促着那对矮子特训了一个月,防闪光防狗粮技能已经满点了。

真是超—烦人的。

后来我无数次给这对矮子救场,做知心哥哥。

再后来knights的官网上爆出我被戴上“泉妈妈”“知心妈妈”的美誉。

评论(12)
热度(199)

© 言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