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叔=yanshu=鼹鼠(是的是那种只会刨坑不会填的那种)
杂食
安定玩es
leop,团推kn。大概是个假过激p
坑和懒惰同在,还能算活的
人在坑在,退坑太远了

短篇(。)集合

我填完坑了(睁眼说瞎话)

名称很乱因为有一些表达不出我要的那种感觉

 二十字我做不到就来短篇了,很多都是一段或一截,记个梗说不定哪天我就填了呢,前提是我还能坚持

 星曜后后后排给你们打call(在校放弃思考人生

 

 

  1. 总之是很正常的小情侣约会

 

“笨蛋国王和司君怎麽又冷战了?他们昨天不是还翘掉练习去约会了吗?”

 

“阿拉你说那件事,泉酱不知道吗?”

 

“别叫我泉酱好恶心。”

 

“人家好伤心。”

 

“然后呢?”

 

“然后他们两一个想去坐过山车一个想去鬼屋。”

 

“再然后国王大人和小幺意见不合去蹦极了,说是又高又可怕的项目。”

 

“最近游君有演唱会我这几天练习就不来了。”

 

“……”

 

 

2.人类和妖怪的故事

 

“レオさん这一世又到这里来了呢。”对于突然到来的人,一直坐在樱花树下的少年并没有惊讶,语气颇为熟悉。

 

“对不起啊让你久等了。”月永レオ站在朱樱司面前,抬头看向那棵巨大的樱花树。明明已是秋季,这棵树却绽开了花朵,粉红的花瓣沾着点点红色,零零有几朵飞散在风里,最后无一例外落到他手心里。

 

有这种能力的人怎么可能是人类呢?月永レオ看着眼前妖怪漂亮的脸颊,“スオ真是漂亮的妖怪啊~”

 

朱樱司愣了一下,他已经听过这个人很多次夸他漂亮了,但每次夸他之后再见面就很难了。

 

“啊不对,不是这样的,我既是天才也是笨蛋啊。”月永レオ突然抱住脸嚷嚷起来。

 

和上一世一样呢……

 

“レオさん辛苦了,每次都能找到这里。”朱樱司抬起手,宽大的和服袖子遮住了脸,月永レオ看不见他的表情。“可惜我是樱花妖,修为再高也离开不了这座山,不然我可能很久之前就像濑名前辈和凛月前辈那样去找你了。”

 

“你想说什么?”月永レオ吹散手中落满的花瓣,转头看向那个等了他不知道几百年的少年。

 

“レオさん你可以不用再来了,每一世为了见我一面千里迢迢来到这里,家人也会担心的吧。而且你以前不是说过吗,与人类结缘的妖怪,无论哪一方都会痛苦的。我也不想等了,请离开吧レオさん。辛苦你这些年来见我了,对不起。”

 

“……”

 

3.网红什么的都会有的嘛           网红x作家

 

濑名泉最近很伤心,很心痛,他辛苦为公司栽的玉白菜被猪拱了。

 

“司君你最近的稿子怎么回事?质量还是字数都不够啊!”濑名泉把成打的纸往朱樱司桌子上一摔,摔掉了朱樱司的瞌睡虫。

 

完了完了help me凛月前辈鸣上前辈。朱樱司在心里呐喊,可惜他的前辈一个趴在办公桌上打盹,一个站在眼前这位散发着怒气的魔王后面,朱樱司也只能坐直身子抱紧稿子发抖。

 

“这几天看直播忘了时间了对不起前辈。”

 

“阿拉不愧是我们心爱的末子呢这时候还记得带上敬语。”

 

“谢谢鸣上前辈的夸奖。”朱樱司看着两位皮笑肉不笑的前辈抖得更厉害了。

 

“说吧哪个主播,我看看。”我看看哪里杀出来的妖艳贱货敢勾引他可爱的后辈。濑名泉笑得更开心了,电得旁白坐着的言情小说编辑飘起了桃花。

 

朱樱司打开一个直播间,由于主播不在直播所以一片什么也没有。

 

哦豁,连视频也不留是没种吗?濑名泉再看礼品区。“朱樱司你刷了多少礼物。”

 

“一点零花钱而已……”

 

“……”万恶的有钱人。濑名泉看着礼品区那惊人的数字安安咂舌,不想直播间刷新了一下,一个带着奇怪面具的人影显现出来,背景熟悉得要命,涂着大小不等的五线谱的墙壁和某句熟悉的话。

 

“呜啾~☆”

 

再看他可爱的后辈,背景小星星闪得他眼睛发疼整个人就差拿上应援棒打call了。

 

好你个月永Leo人在外地还敢把手伸回来掐他们的独苗。

 

“好好工作,学习一下是没什么的。”

 

“是濑名前辈。”

 

“小幺你就差敬个军礼了。”

 

4.飙车

 

“阿拉国王大人这已经是这个月第14次飙车了。”鸣上岚拿着一叠罚单慢慢数着,不由得惊呼。

 

“别急很快我们knights就是第一个因为交通罚单而破产的小组了。”朔间凛月拢了拢被子,又睡过去。

 

“不行嘛那台车不超速就追不上小少爷的法拉利嘛。而且他也超速了为什么罚单只寄给我一个。”

 

“他家有人是警局工作的。”

 

“那我追到他了局子不就是我的了那么以后就不会有我的交通罚单了不是吗?”月永Leo沉默了一会后举手发言。

 

“不愧是我们的国王大人好想法,我想要他家名下那家甜品店很久了记得要分红,所谓有福同享有难谁搞的就谁当不是。我支持你!”朔间凛月听了月永Leo的问题发言很开心,拖拉着被子从床上飞下来抱住他聪明机智的国王大人并仁爱地摸了摸头。

 

“真浪漫啊人家也来帮一下好了。”

 

“不愧是我的骑士真是深得我心我们走。”

 

外地出差回来的濑名泉和成堆的交通罚单:mmp。

 

5. 特工

 

当朱樱司被吵醒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懵的,自己别墅的防弹玻璃被打碎,自己床前不到三米处站着一个男子。

 

凌晨三点,很好。

 

西装和枪声。

 

朱樱司不傻,大家族出来的小少爷没点本事不行的,他果断拿出藏在枕头下的手枪对着窗外开了一枪,随即就是重物倒下的声音。再看看前面拿着手枪对着他脑门的人,他打了个哈欠。

 

“记得明天修了玻璃再走浴室在那边药箱在左手数第三个柜子里。晚安。”朱樱司把手枪放回枕头下,回归床的拥抱。

 

“……”月永Leo收起手枪,顺着刚刚小少爷指的方向走去。

 

真好笑啊自己出个任务误闯了一个小少爷的家,对方从枕头下掏出枪的时候自己还没反应过来人家已经帮自己把追兵崩了,自己拿着手枪对着人家人家含含糊糊来了一大串就晚安继续睡了。

 

真有趣啊,今晚大丰收了。

 

6.分手

 

朱樱司坐在月永Leo怀里,眼泪啪嗒啪嗒往下落。

 

月永Leo伸出手一边帮他擦眼泪一边苦笑,听他咽哽着说“leader,我们分手吧。”

 

“好啊。”

 

我听见彼此心碎的声音,但谁都没有权利挽留。那些消逝的时间会成为伤疤,谁都不能碰的伤疤。

 

7.教师

 

Xl

 

Hhhhhhhhhhhhh今天月永老师又走到b班上课了我看到我们班主任拿着教材去A班赶朱樱老师的的身影就想笑23333

 

Xl

 

哈哈哈濑名老师真可怜啊B班离办公室那么近难怪月永老师天天走错

 

Xl

 

朱樱老师不管管吗?

 

Xl

 

听说上次朱樱老师管过之后一个星期没从家里出来,之后就再也没有管过

 

Xl

 

有颜有故事的老师真好啊,我怎么就毕业了呢(擦泪)

 

Xl

 

公然讨论这个不怕老师们窥屏(濑名泉:暗中观察jpg.)

 

8. 勇者x魔王

 

“其实我也不想的,但听说你要来救公主而我们这除了凛月前辈和一些财宝之外什么也没有。”朱樱司很无辜,身后成堆的金银珠宝山闪得月永Leo和朔间凛月戴上了墨镜。“所以凛月前辈让我带一点钱去隔壁请了个公主。”人家国王很乐意的,一分钱不花把公主送出去还能和王子有个happy end,一举两得的事谁不干;结果公主一来就扔掉了魔王的零食,朱樱司身为好公民多年来品行端正哪里受过这样的气,想去理论被公主一个眼神瞪怂回到乖宝宝模式,他也很难过不是吗?

 

眼前勇者终于来了他总算可以把公主交出去完成任务了。谁想勇者不知道迷路了多久一来就“inspiration”然后抱住他不撒手。

 

“所以你快放开我把公主带走不要再把我的零食扔掉了。”年轻的魔王朱樱司很努力地甩开年在他身上的勇者月永Leo以试图挽救一些被公主濑名泉扔掉的零食。

 

“不过你比较有趣啊勇者和魔王在一起了不是更有趣吗?而且你很漂亮啊快跟我走吧,那谁?”

 

“朱樱司。”

 

“哦哦哦哦是スオ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help me 凛月前辈。”

 

“zzzzzzzzzzz”

 

9.师生   学生leo x 教师司

 

“所以レオ君为什么要在上课的时候走动呢?”鸣上岚看着眼前的学生一阵头疼,软硬不吃的学生永远是老师的克星之一。

 

“因为坐在后面太无聊了嘛我可是天才可以想出完美的解决方案的!”月永レオ骄傲地抬起脸。

 

“那你为什么要站在讲台前扯着司酱的领带呢?”

 

“最近有点看不见了不过过阵子我会去配眼镜的,而且他的脸那么好看靠近点看不是更好吗?”

 

“虽然我赞同你司酱很漂亮的说法,虽然他可能更希望你说他帅气,不过眼睛也要保护好眼镜记得及时配。”鸣上岚一拍桌子,“所以你为什么亲上去了?”

 

“因为最喜欢スオ了不是吗?”

 

10.圣杯战争             两个人互怼结果捡到了圣杯奔向h e

 

“哦哦哦哦inspiration之神终于眷顾我了吗我要saber谢谢。”月永Leo激动地把乐谱撒了一地,好巧不巧一阵风又吹起,月永Leo就差敲锣打鼓等着他心心念想的saber在这漫天的乐谱中闪亮登场。

 

皂滑弄人。

 

熟悉的套路继续登场,几分钟过去了,乐谱都飞没了,才听到阳台传来一声巨响。

 

坠机了。

 

当他嗒嗒嗒嗒踩着人字拖跑上阳台的时候楼上只站着一个背着弓箭的眉目清秀的红发少年,腰间还配着一把华丽的剑。

 

“等等为什么带着剑却是archer?”

 

“saber的位置已经有人占了,就在你召唤出来的前五秒。”

 

早知道不撒乐谱了。“那你的箭术?”月永·偷渡失败·回归本土怀抱·leo不死心。

 

“你听说过有哪个archer射不准的吗?”朱樱司收起弓,对着自己的从主笑得那是一个漂亮。

 

“技能有什么?”月永Leo抖了一下,还没听过哪个archer会媚术的,刚刚一下差点中招了。

 

“黄金率A+。”

 

“……”又帅又有钱的典型,月永Leo摸了摸手上的咒令,给自己默默打气,“所以不是saber我还是很嫌弃啊。”完了说错话了。

 

“……要不是你有咒令我就把你射成筛子了。”

 

“我以咒令命令你现在离开马上跟我下去看电视。”

 

“昏君……”

 

“继续我听着呢,你坐沙发还是我腿上?”

 

 

 

 

 

 

 

 

 

 不管了先去补觉

 由衷希望Leo司这个tag能更好(虽然我的质量也很差就是_(:з」∠)_

每次打开tag都有点眼睛痛_(:з」∠)_直言抱歉


评论(6)
热度(66)

© 活成鼹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