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
安定玩es
leop,团推kn。大概是个假过激p
坑和懒惰同在,还能算活的

【ES】抱着打地狱副本的心态刷简单副本是什么体验(下)

abo设定,时间跳得比较快  泉视角

给你避雷针,预警ooc,阅读途中有任何不适右上角欢迎。

抱歉拖了太久了,自己都快噎死了

  我可是奉行清水第一的原则的     分两部分:前篇+未来

我泉总很jk的       觉得前篇的后续苏的请高抬贵手放过我(绝望)  

信息素什么的你们能想到是柠檬薄荷水吗

前篇看我:http://biaoyanshu.lofter.com/post/1e47d5b2_10e74bda

——————————



 

我去见睡间的时候睡间正和他的青梅竹马进行视频通话,看到我还向我挥挥手。“小濑这里。”

 

“睡间。”我走过去,视频上也拍到了我的脸,对面的衣更明显脸色不好。什么原因也是清楚的,毕竟对方和睡间在一起,跟杏也是抬头不见低头见,各种风吹草动不可能不知道。

 

屏幕里的人看了一下笑眯眯的睡间,无奈叹了口气,起身离开。

 

“好了小濑找我什么事?”

 

“没什么,王他该告诉我的都说完了,所以你是嫌事不够大是吧?如果我拖够两个月你肯定能想到杏会来宰了我吧?”

 

“当然没有,小濑怎么能这样对我呢真是伤人啊。”朔间趴在桌子上,衣更一走就立刻回归平时的慵懒状态。

 

“闭嘴啊蠢熊。”我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看着平板直播里空旷的房间,那是杏的办公室,不算空,但整齐得可怕,在没有人显得尤其安静空旷,和她人一样。直播还没关,可能等会还会有人来,但不知道要多久也不知道是谁回来,我希望是游君或者是杏,再者是衣更也好,至少我能说出我想做的事情。

 

睡间睡着了,这间办公室里只有他均匀的呼吸声,我拿着手机在考虑要不要给他楼下的哥哥打电话的时间里,有人打电话过来了,是杏。我看了一眼旁边睡着的朔间凛月,选择了挂断。然后又是第二遍,挂断。第三遍,挂断。第四遍,关机。关机那一刻我还在想:我这是逃避了吗?

 

然后我就听到了游君的声音:“泉桑。”

 

等等睡间还没有关视频通话?我有些懵,平板里游君的脸拍得很清楚,当然坐在后面的杏也很清楚。但我很快反应过来他们要跟我说什么,睡间一边打哈欠一边努力把自己融进那张靠椅里,血红的眼眸带着戏谑看着这边。

 

医生都这么闲吗谁给他发工资的?

 

我心里叹了口气,看着屏幕上清晰的人心里难以言喻。

 

“游君……?”我看着他漂亮的脸,带着一点笑意,也不知道是苦笑还是冷笑,他从以前开始就是很会忍耐的人,但这次事情真的是超出预料范围了,再有耐力的人也受不了了。我等着他接下来的话,即使是Bed End我也认了。

 

他没有说话,低着头的样子有些好笑,但谁都笑不出来。我这边只能听到睡间均匀的呼吸声,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之前我认为再难熬也不过是那个雨夜自己飙车那几十分钟里,现在还能刷新一下。人生从来就不是游戏,没有通往人生Happy End的攻略,自己现在能做的不会太多,但也不是没有。

 

只是自己胆怯了。

 

自己偶尔也会问自己是不是真的有想象中那么爱游君,然后在沉默的空气里慢慢思考再回答的机会太少,时间都耗在工作和没意义的琐事上了,而且当事时自己还能一本正经说这是必要的。现在反省太晚了,审判还是会来。

 

屏幕里游君抬起头,隔着反光的镜片我看不清楚他的眼睛,但我很清楚地听到他说什么,声音有点抖,他说:

 

“泉桑,明天我们去玩吧?”

 

哈?我愣在那里,幸福来得太快我有点不知所措,我的样子倒是逗笑了游君,他捂着嘴在对面笑,睡间刚刚已经拿着手机过来对着我拍着了几张照片,还顺便给杏比了个手势,一脸计划通的样子。

 

“泉桑不愿意吗?”或许是我太久没回答,对面的人有些慌地问了一句。

 

“当然愿意只要游君喜欢哥哥什么都愿意!”我瞪了一眼旁边偷笑的睡间,一边努力把自己的状态调整回来。

 

接下来游君报了一家有名商场的地址以及见面的时间,然后就被杏拉走了。

 

现在约我,怎么定义这件事呢?睡间的声音很适合打断了我。

 

“小濑你知道吗你现在笑得跟朵大王花似的,长在热带雨林里的那种。”

 

“彼此彼此。睡间,把手机给我。”我看着眼前这头熊不知道从哪翻出一瓶碳酸饮料,一边喜滋滋地刷着手机一边咬吸管。

 

“小濑不要嘛~”皮笑肉不笑的家伙。

 

 

 

回到家已经是傍晚了,满脑子都是明天的事。经纪人今天不算啰嗦,看我一天都不在状态很轻松答应我第二天请假的要求,还语重心长地告诉我要好好处理身边的事,一大串的人生大道理,超——烦人!然后我凶了那个比我大两岁的女孩子,她差点没吓哭。

 

在自己家里随意晃一圈,除了在各处摆上了游君的照片,游君在这屋子里的生活痕迹淡得不可思议,自己虽然有发现但很少考虑这些,所以,明天要怎么办呢?我走到衣柜前,看着整齐得可怕的衣服,把平时中意的几件挑出来,在镜子前比划。

 

也不知道游君喜欢怎么样的。

 

结果把衣柜翻了个遍都没有让自己满意,看到床上堆着的衣服乱糟糟的我很心烦,自己也没脸去问游君希望自己穿什么去。这下好了,烦这些有的没的,烦了一晚上都没想好,结果睁眼闭眼凌晨才睡着。

 

早上起来镜子里自己有些淡的黑眼圈,自己就像那些第一次赴约的少女们一样。

 

真是好笑。

 

 

 

见到游君是在下午两点,在这家商场一家名声比较好的男士服装店前。我拿起包里的相机,在二十步开的地方按了几下快门,游君很好看,穿着简单的T恤,在戴着鸭舌帽和墨镜,外套有点宽但把那种很休闲的样子表现出来了,低头看着手机,时不时往旁边看一下。

 

人很多,但他站的位置有些特殊,几乎是行人较少的一带,很少有人注意这边,这一带的保安问题做得很好;另一方面就是时间了,在这个比较热的时间里几乎大多数人都泡在小吃店之类的地方吹空调。

 

我看着那个人戴墨镜的样子有些好笑,走过去的时候他还在看手机,我从后面拍了下他的肩,他才一脸惊悚地抬起头。“泉桑你怎么在这?”他来之前可能是吃了抑制剂,身上一点柠檬味都没有。

 

“当然,我可是为了游君提前了半小时到这的。”他之前一脸惊悚的模样看得我心里一痛。自己是不是要和他保持一下距离?

 

“这么早啊。”他对我苦笑了一下,翻起手机备忘录,大概是行程之类的,我很好奇,但也没有那么不解风情地凑过去看,反正总会知道的,没必要这个时候讨人嫌。“我们先去买衣服吧?”他走到后面那家店店门口,摘下墨镜戴上那副我评价为很土的蓝框眼镜。拉着我进去了。

 

买衣服麽?面对这个福利我摸了下放在口袋里的手机,想着等会把相机拿出来的时候游君会不会吓一跳。

 

这家店我和鸣君来过几次,服务比较周到,尤其是对我们这种身份不宜曝光的大众人物来说保密工作做得很好,这也是它受欢迎的一个原因。

 

对于笑吟吟走过来的店员,我站在游君后面比了个手势,店员点点头把窗帘放下。比起外面有些闷热的空气,店里的冷气吹得很舒服,我把包放在一边,走到印象里比较熟悉的的一边,拿起顺眼的衣服,对着旁边的游君比划几下,模特的经验让自己的审美观树立得比较好,很快就能从一堆让人眼花缭乱的衣服中挑出自己想要的。

 

给别人搭配永远比给自己搭配方便。

 

当我拿着衣服走向游君的时候游君也拿着东西走了过来。节奏快得我有点跟不上,上次我们这样给对方挑衣服是多久之前呢?我都不记得时间了,隐约记得当时还因为挑中同一件衣服谁在先换上这件事上小吵起来。现在又是什么呢?

 

游君看着我,拿着衣服的手一顿,我看着他漂亮的脸,握着衣架的手一僵,然后我们又因为谁先去换衣服吵起来了。

 

“哈?这种事不应该是游君先去吗?即使是游君也不能这么随意地命令哥哥。”

 

“明明是我约泉桑出来的泉桑不应该先听我的吗?泉桑连这个都不行吗?”

 

“明明游君穿完了我再去也可以的,因为是游君我才会让步好吗?”我有些生气,被这样顶撞即使是游君也不能忍,自己身为前辈的尊严和气势仿佛被他们团里那条狗吃了。

 

“明明是我先挑好的,而且上一次是我听泉桑的话先去换衣服了,这次不应该到泉桑了?”游君一脸坚定,脸气得鼓起来,像一只仓鼠,如果不是碍于前辈的面子我很想摸上去。

 

“那个……本店有两件试衣间。”店员一脸关爱智障的表情。

 

“哈?上次我来不是只有一间吗?”我看着那个店员,脸上就差没写上不满两个字了。

 

“上次濑名先生来是一年前。鸣上先生倒是经常来。”店员一脸无奈的样子莫名让我火大。

 

“泉桑好了不要瞪别人了,那么漂亮的脸瞪别人的时候会很可怕啊!”这句话似曾相识,游君拉着我走向店员指着的试衣间,我被拖在后面脚步有些不稳。

 

换衣服什么的明明是我们一起进去的,我出来的时候游君已经在对着镜子整理衣饰了。

 

……

 

我绕了一圈,拿出了包里的相机再走过去。我真是聪慧!

 

我过去的时候游君在和刚刚的店员聊天,看到我过来很识相的让开了。游君毕竟是当过模特的人,看到我手上拿着的相机,很愉快的站起来摆了个姿势,我很默契地拿着相机一顿狂拍。

 

店员很好,除了开始有些无奈之外后面没有再说什么,我把拍过照的衣服都刷下来的时候猛然想起高中时代末子要带我们几个去把一条街买下来的情景,那时候真好,虽然现在游君不会抗拒拍照,但那个时候他确实很开心,不会像现在。我把相机放下来,递给游君。

 

“泉桑?”

 

“既然出来玩了,那也帮我拍个照吧。”我跺着脚,看着游君的脸不由得一阵心疼。

 

既然自己可以接受没有未来,那就留一点回忆也好吧?

 

 

我们以这样的方式扫了几家店,一边给对方挑衣服一边拍照。起初还是有些不放心,但游君笑得很开心,自己也慢慢陷进去了。

 

总之,我要把这些相片裱起来当成传家宝。

 

后面我们去看了电影,是一部喜剧,宣传地很好,看的人很多,我们坐在一个不算显眼的位置看,游君抱着爆米花,抓着我的手,时不时随着人流笑几声,我一直都在发呆,到差不多结局的部分,游君抓着我的手用了力,我才回过神来;喜剧的结局并不美好,很平淡的结局,男女主角没有在一起,落得天各一方,仿佛刚刚的欢喜只是黄粱一梦。影片结束时影院里都是小声的抽泣,我没看多少倒没什么感觉。结束的时候,游君拉着我的手问我你会一直陪着我在一起吗。

 

我没有回答,可能是电影的剧情,也可能是别的,无论哪一个我都没有资格回答当然,我不是那个主角,现在的处境我也不敢。

 

接下来应该要解决温饱问题了,看了下路边大大小小的饭店,在衡量了卡路里和安全问题之后果断开车去了超市。

 

我遇到了睡间,看见他的时候他一边在挑新上市的调料,购物车中都是些不太常用的食材,还有一大包大蒜。

 

“今晚我的目标是把兄长毒得不敢再来我家。”他看了下站在pocky货物架前的游君,“如果是真绪的眼镜有这度数我就不会在他戴墨镜的时候离开他旁边。话说你还没得手麽?”睡间打了个哈欠,拿下旁边一瓶大概是蓝色的调味酱。

 

“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的水到渠成麽?要真那么容易我在梦之咲的时候早就成事了。”我看着他带着笑的脸很不耐烦。无论是刚刚来超市的时间,还是在逛街买衣服或是去电影院的时候游君都戴着墨镜,走路不是扯着自己的衣角,就是拉着我的手,自己走了一路都没发觉。

 

“小濑不要搞砸哦。”

 

“知道了,超——烦人。”我走向游君,把东西放在购物车里,游君挑的pocky占了购物车的一半,他现在还站在一旁,在巧克力和牛奶口味的犹豫不决。我把他手上两包pocky都放进购物车里,牵着他的手推着购物车往前走。“既然两个都想要那两个都要了不好了吗?”

 

他被我握住的手一顿,然后又跟上来了,一只手被我牵着一只手帮我推着购物车,“我还以为泉桑会说买那么多高卡路里的零食会吃胖的。”

 

“这种话对那个臭小鬼说就行了游君被我养着怎样都行,反正哥哥我最爱游君了。”

 

“我也最喜欢泉桑了。”

 

诶?

 

我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打开录音,看着他若无其事的脸。“等等游君你再说一遍,哥哥我刚刚没做好准备,再来一次!”

 

“回去再说吧,这里太吵了。”

 

“好!哥哥也最爱游君了。”我收起手机,一边哼着曲一边往前走,心情很好。

 

隐约记得怀孕的人不宜吃海鲜,果断放弃做刺身的念头转向普通的食材。做简单的蛋包饭不知道游君会不会喜欢,还是说再添个汤?

 

纠结之下还是选了最先想的蛋包饭。拿着食材带着大把pocky走向收银台。

 

开车回家的时候游君坐在副驾驶座上刷着推,从手机里挑了一张今天的合影传了上去。时间已经接近七点了。

 

夏天天黑比较晚,这种时候也只是夕阳刚刚落下一点的样子,暑气在这个时间段散得比较快,风吹过来特别舒服。行人不算多,车辆在这条路上不算少,一天忙碌结束人们都在往家里赶,我们也只是其中一员。

 

回到家立马安顿好游君飘向厨房,一边整理食材一边回想今天自己到底干了什么。等等,自己好像没有表明自己的态度,但游君好像也不是有拒绝自己的意思。手上用力过大,刀子陷在砧板上,离自己的手指还有几毫米的位置。

 

算了正经点,车到山前必有路。

 

做完饭将近七点,玩了一下午自己也是很饿,游君很乖,之前就在帮忙准备了,现在坐下来吃饭刚刚好。心不在焉地扒着饭,心里想着要怎么开口跟游君说这件事。

 

“泉桑?”

 

“啊?”被突然点名打断思绪,对方的脸上有点不满。换做是以前这时候自己肯定不会这样,应该是恨不得眼睛长在游君身上那种,那现在要怎么样呢?

 

“泉桑有想过我们的孩子会是怎么样吗?”

 

“诶?我想想。”游君主动提这个话题倒是让我吓一跳,自己小心翼翼地准备,倒是没想到游君这么轻易提出来了。孩子吗?“希望是个女孩子吧?和游君一样可爱的女孩子,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很不错。而且女孩子文文静静的很棒不是吗?”

 

“泉桑是这样想的吗?”他低了下头,我看着他的腹部,一个月的身孕一般都是看不出什么的。“我倒是希望是个男孩子呢,泉桑的脸很好看啊。”

 

“游君?”这突如其来的夸奖让我有点懵,我再次翻出手机,“游君,再来一次,这里可不是超市不能再赖账了。”

 

“好好好。”游君叹了一口气,放下筷子,“泉桑无论等会我说什么都不能插嘴啊。”

 

“好好好,哥哥保证乖乖闭嘴。”我点头如捣蒜,就怕游君一个不开心反悔了。

 

“真的不能插嘴喔。”他再说了一次,我比了个ok的手势,开好录音。我看到他深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睛说:

 

“泉桑的脸很漂亮,我最喜欢泉桑了。”嗯嗯嗯我也最喜欢游君了。

 

“泉桑人很好,虽然脾气有些怪,但很温柔。”?????

 

“泉桑总是一直照顾我,我很感动;泉桑也一直喜欢着我,那种感觉让我觉得我是被需要着的,但我很愧疚,一直在享受泉桑的爱但一直没有回应。”等等等等,剧情发展不对啊?!

 

“上次那件事我一直觉得很愧疚,而且意外怀孕也有点打击我,我很怕泉桑说不要这个孩子,所以都不敢说。”等等感情难度是简单的副本我当做地狱副本打了?

 

“我最喜欢泉桑了,一直都很喜欢,我希望泉桑能一直喜欢我,也希望我们能一直在一起。”……

 

“我最爱泉桑了。”然后他低下头。沉默起来。我把手机放在桌子上,凑过去抱住他,把头搭在他肩膀上。“说什么呢哥哥也一直一直最喜欢游君了,就算是照顾游君一辈子我也愿意啊。所以哥哥会永远爱着游君的。”我抓着他的手放在自己脸上,“无论是游君还是那个孩子都是我的,二选一的选项我一直都是两个都要的。所以游君也要一直爱着哥哥我啊。”

 

“好的泉桑。”我能感受到他在做什么,他的手摸了下我的脸,把头靠在我胸前。

 

我亲了下他的脸,在离我最近的的脖颈那处腺体上轻轻咬了下去。

 

 

 

 

几小时后,录音回放75遍。

 

“泉桑能让我把那段录音剪辑一下吗?”

 

“不能。”

 

 

 

 

在无非就是小孩子了,是个小男孩,跟我姓,名字叫幸,无非就是带有幸运的意思,不止是我,也希望那个孩子能运气好点,起码不会摊上那么多烦事之类的。

 

性格很乖,最起码在我和游君前面是这样,小时候会乖乖过来向我或者是游君撒娇,连很会忍耐这点特别像游君,我的毒舌只有在他很生气的时候才会对我们表现出来。我们家的关系一向微妙,游君很宠儿子,我很宠游君,然后我也跟着宠儿子,这也是没办法的事,那孩子外貌比较像游君,金发,幼小的脸五官很精致漂亮,眼睛和我一样是很干净的蓝色,可能是年龄小脸很软,皮肤很好,掐上去仿佛回到当年梦之咲天天掐末子脸的那段时间,不过我不会太用力就是;做什么事都会很认真,做不好的事情会很执着;平时会乖乖喊我“爸爸”,光是这点就可以搏得我的宠爱了。

 

不过最宠儿子的是游君,因此幸也特别听游君的话。所以游君第一次带着幸打游戏不知道是几岁,他们两个会在我不在家的时候偷偷溜出去买零食之类的也不少干,偶尔游君还会请假和幸一起去参加新款游戏的发售;因为游戏打得多,和各种电子产品接触得久,再加上平时我在这方面管得太生疏,所以某次幸检查视力结果出来的时候我就把家里的游戏机全都收起来了,结果一大一小过来求情我们家又买了台新的;不过幸多了几幅眼镜,一副游君挑的,平时会在家里戴,一副隐形眼镜,特殊场合会戴,剩下的都是我精心选的了,一般是出门或者是上学才会戴;不过那孩子自从开始了儿童模特的工作之后出门几乎都是戴隐形眼镜了。

 

工作原因偶尔经纪人也会帮我照顾一下幸,游君那边杏因为一些事放松了很多,自己也会和睡间以及他家里和幸同龄的那位小朋友一起去看演唱会之类的,不过两个小孩子可能是同龄关系貌似很好的样子。受到我的教育幸也是很小就开始了儿童模特的工作,幸很有天赋,很多工作他能很顺利地完成,这是让我很欣慰的。

 

因为我的原因,我对幸的生活尤其是饮食方面要求比较高,不过幸很幸运,或者说很会完美,把游君不易胖的体质遗传得很好,每次我看着窝在沙发上一边吃pocky一边打格斗游戏的那对母子就特别来气。

 

朋友方面的话,国王大人家的那位小王子比他大一岁,和睡间他哥的儿子以及天祥院家的公子同龄,斋宫家和成喵家的的也是;同龄的就睡间家的那位小朋友,和trickstar那边的几个小孩子同龄;小一岁的就只有国王家的那位小公主了。

 

关于幸是不是我亲生的我曾有过怀疑,因为幸太像游君了,而且被争宠我多少也有些不满。记得是有次国王大人家的小王子过生日吧,然后我带幸过去玩,顺便和国王大人几个去喝酒,当时司君和小公主回朱樱家大宅了所以屋子里只有三个小孩子。衡量了一下国王大人把我们拖到二楼书房去喝,一楼大厅里只剩三个小孩子。说白了三个小孩子独处我们几个闲的发慌的大人在二楼看监控。起初三个小孩子还能好好相处,然后没过三十秒,然后不知道谁多说了一句,然后幸好像是生气了,嘴巴变得毒起来,很巧不巧的是睡间家的那个小孩子嘴也是完美遗传睡间的皮笑肉不笑的毒舌,两个小孩子吵了起来,国王大人家的小王子看了一眼然后翻出马克笔在地板上涂五线谱,仿佛刚刚那个有礼貌的小孩子是我的错觉。恰巧不巧司君回来了,身后还带了个怯生生的女孩子,然后三个小孩子很乖的收起脾气来乖乖去打招呼。书房里看监控的人笑成了表情包。这张嘴的功夫说不是我亲生的恐怕没人信。

 

比较好笑的一件事也是我一直最悔恨的一件事就是同那对母子打游戏,好像是幸七岁那年我们家给游君过生日,吃完蛋糕之后要挑战我们父子,赢得人可以提一个条件。这种小游戏我们偶尔会玩;但那天晚上我们比的是格斗游戏,游君适当性让了我和幸几局然后一直在连胜,然后游君提出的条件是让幸喊他爸爸喊我妈妈,不爽的是幸很开心就答应了从此喊得风生水起,我几次想纠正他都会和游君提,然后游君就会不高兴,后来我习惯了就没有再说什么了,虽然偶尔幸这样叫我的时候我会有点生气。

 

从以前开始,我和游君的亲密接触都是我来的,游君很少说会在小孩子面前太主动,但有时被我缠得烦了就会抱着枕头过去跟幸睡,不过一般到凌晨我会回去把他抱回来顺便去看看幸睡得怎么样。是幸十岁的时候吧,那段时间我和游君比较忙,幸的生活几乎让国王大人帮忙照顾了。某天我们俩几乎是一前一后回到家,我到家的时候游君已经抱着幸睡着了,我轻手轻脚把游君抱回自己房间,准备去再看看幸的时候幸抱着游君的枕头走过来了。当时是凌晨一两点的样子,我就特别气,把他带回自己的卧室帮他盖好被子,把眼镜放在旁边,这段时间太累了现在去书柜找故事书给幸讲故事的精力都没有了,只能摸摸他的头,安慰他“别闹了小孩子太晚睡长不高的。”他顿时就生气了,坐起来甩开我的手反驳我“妈妈是不是不爱我了?”面对幸突然来的这一茬我有些不耐烦,这些天我没能好好照顾他是我的错,但我也希望我忙碌的时间里他能自立一点,我和游君太宠他了所以他不会太轻易接受我们俩不在他身边的日子,我很爱他吗?比起爱游君我对他的爱似乎是爱屋及乌的,我也不想说什么,或者当时是我真的太累了,心里想什么都说了:“如果你单单是我儿子,生你的那个人是别人的话,”不是游君的话,“那我会像所有父亲一样爱你,但你是游君的儿子,所以我对你的爱更像是爱屋及乌的那种,”我很爱游君,也很爱你,“知道吗小鬼,晚安,”然后我摸了摸它的头,看到他翻了个身背对着我说了晚安之后悄悄出去,轻轻把门关上。

 

倒是那次忙碌之后我和游君的工作满档期几乎不会再撞一起了,为了补偿他我们两个也是陪了他好段时间。和平时一样,闲来无事会用手机或者相机给他们拍照,带他们去购物或者去某个地区玩,碰上祭典之类的会帮他整理浴衣带他去看烟火,时间过得很快,从梦之咲毕业离开游君仿佛还是昨天的梦。

 

不过我们不会再分开了。

 

 ——END


————————————以下感(fei)想(hua)

首先土下座,拖太久了  本来想300字(???)搞定然后写了1w+

本来写约会什么的原来想写简单一点的还特地去找人求助了下(感谢丽萨)结果完全没有梗写  小情侣约会什么的我只跟电脑手机天天约啊?!

然后期间想出去亲自走一趟找找灵感结果一个家里蹲被太阳和高温吓怂失败告终       后来自己想的时候然后脑子就是——我不管了我cp就是好好的甜甜蜜蜜的ooc什么的不管了我先搞完了再说,然后进度就在飚【bushi】然后就写完了(乖乖跪好)

然后另一个就是这篇abo文吧,没想到吧都这样我还能圆过去不开车!我还在耍流氓,本来已经抱着决心开车了(之前没想到还有这样的操作)然后看了别人的文乖乖回来写咬脖子了,我真是聪慧!(跪在搓衣板上)

我自己对写刀写糖没什么概念我觉得我应该这样写了我就这样发展了,所以人物心理是这样的:

自认为伤害了游君而不敢开口等死的泉

因为尴尬和害羞不敢开口也不想伤害泉总的小真

我很喜欢明明是被压在身下的人能却很正常(yi ben zheng jing)地说出攻的台词(爬起来又跪回去)

后续真的没有了,如果哪位太太比较有能力的写真的视角也不错,我江郎才尽了回去给丽萨写剧本了

怎么说这是第一篇正经写文写泉真,他们真好。

估计以后写泉真要么是有梗了要么就是几个cp一起炖,总之这是暑假最后一篇文了,下一篇估计就是国庆了

感谢泉真tag下各位太太的喜欢,真的超级感谢,爱你们。

评论(9)
热度(62)

© 言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