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
安定玩es
leop,团推kn。大概是个假过激p
坑和懒惰同在,还能算活的

【ES】猫

兽化注意。女主人第一人称视角。Ooc有

 

knights全员出没   剧情渗入有


给某位太太的生贺,顺便表白那位太太,希望她新的一岁里也能开开心心的。

 

 ——————

 

又是在下雨,我撑着伞走过街区,行人来来往往,我也只是其中一个。怀里抱着刚刚买的猫粮,比起旁人拿着蔬菜、书包和文件,我显得得格格突兀。

 

应该快六点了,也不知道它们会不会在家里乖乖听话。这样的梅雨时节,换做平常已经到家了。

 

我心情有些烦躁,快步走着,高跟鞋才在浅浅的积水上溅起小小的水花。

 

 

 

回到家已经六点半了,雨比刚刚从编辑部回来时小了不少。收起伞,打开家门,惯例一声我回来了。拖鞋走到客厅,几只猫窝在沙发上睡着。不过可能是我回来开门的声音吵到了泉,它从沙发上跳下来走到桌子边,漂亮的蓝色眼睛看着我,自带一点怒气,盯着我或者说是我手中的猫粮。岚也站起来了,睡眼惺忪的样子又不失高雅。脚边的凛月还是睡得死死的,前几个星期刚来的司也只是稍稍转了个身,并没有醒来。

 

我认命地去给它们准备晚餐。

 

 

当我倒好第四盆清水之后,坐在沙发上之前几只猫窝在一起的地方,暖烘烘的,看着吃着猫粮的四只猫,一边想自己为什么会养那么多猫呢?

 

前几个星期也是这样下着雨的一天,去拜访友人,路过了一个不知名的小巷,听到里面传来的猫叫,很虚弱的那种,就不自觉走进去了,然后我遇到了司。

 

虽然我不是很了解它的品种,但不可否置,司是一只很漂亮的猫,。毛色比起寻常猫咪颜色更鲜艳,是美丽的红色,像极了黄昏时的夕阳,比岚更加浓郁的紫色眼眸带着隐隐的傲气。它窝在纸箱里,屋檐挡住了一些雨水并没有沾湿它。可能是于心不忍,也可能是它让我想到了某只像黄昏一样的猫,我把它带回了家。

 

刚开始司还是很害怕我,也很害怕泉、凛月和岚,总是缩在角落里,等到我们都不在的时候才肯乖乖吃东西。后来它跟三只猫混熟了,看惯了泉和凛月在我面前的肆意妄为,胆子也大了起来,时不时会喵喵叫着过来蹭我的手,或是叼走我放着的一些小零食。

 

但关系好总归不是坏事。在忙碌的工作中能有几只猫陪着略显孤单的自己,在特别安静的时候会特别感动。

 

平时泉会很喜欢盯着镜子看,经常跳到我的梳妆台或者洗手间的洗手台上看镜子里的自己;天气好的时候会去到隔壁家和一只叫做真的松鼠玩,我和邻居关系不错,偶尔它回不来的时候邻居也会帮忙照看一下,不过真似乎很害怕它就是了;很注意自己的饮食,刚来的时候我拿了几包优质猫粮都碰了壁,每天会控制自己的进食,但抱起来还是有点重;很怕热,到了夏天活动的地点主要在有空调和风扇的清凉地方;脾气有点傲娇所以拿逗猫棒逗它会很爽。

 

凛月平时懒懒地,会窝在沙发或者我的床上睡上一整天,晚上会在钢琴琴键上跳跃,和以前的Leo一样喜欢音乐,放钢琴曲或者我去弹的时候会主动过来撒娇。和哥哥的关系不算好,零居住在离我们远一点但还能算得上是邻居的一户野生动物保护者的家里,零偶尔也会过来看它,但总会被打回去或者被冷落。经常和泉一起去隔壁家和一只叫真绪的松鼠玩,关系不错的样子。

 

岚的话,它很喜欢漂亮的事物。和泉一样喜欢镜子,我也买了一面漂亮的镜子放在明亮的矮桌上,它会自己上去看;在春天它会陪我赏樱,到现在这样的梅雨时节就会陪我坐在木质的走廊上看几年前种下的紫阳花,再过一段时间天气好了蔷薇开了它估计会跑到花丛去闹了。

 

司平时很乖,可能还小所以会主动接近我,然后我摸它的时候不自觉地撒娇;平日里和几位前辈一起玩,像是去隔壁家拜访啊、在院子里打闹之类的;很喜欢牛奶,我自己也会喂它一些零食,然后它或者是我就会被泉瞪;不过平时很得几只前辈的喜欢,例如它睡觉的时候几只前辈会在不远处守着或是围在它旁边睡,它向前辈们撒娇的时候也总是能轻易得宠。不过和某大户人家家的叫做桃李猫咪关系不是很好的样子。

 

有时我趴在电脑前睡着了它们几个也会过来跳到我腿上睡,用体温暖着我。它们都很好,除了不喜欢猫窝之外。

 

生活不过就这样,偶尔带着某只猫访访邻居,趴在电脑桌前赶稿,自己亲力亲为照顾他们,时间就会慢慢过去了。

 

 

大抵是带回司的四个月后吧,leo回来了。一回来就带着凛月在钢琴上乱跳,泉站在谱架边看着两只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很亢奋的猫,岚带着司端坐在琴凳上,虽然谱子不错很好听但我抓住凛月后摁着leo去洗了个澡。

 

说到leo我是很来气的。Leo是我收养的最早的猫,也是在一个下雨天遇见了它,当时遇见它的时候它的一只爪子都骨折了,交给我熟识的一个兽医治疗了几天,好像是在那时候认识了一只名为英智的猫吧?它带着伤在宠物店玩得特爽快的样子我就有点不爽,心里暗松了口气之后抱了回家。

 

Leo虽然身材娇小了那么点,性子皮了那么一点,虽然我这么说都是自带爱猫滤镜,但它猫缘确实好的不行,能和以零等几位比较厉害的动物都能平起平坐,和众多动物关系貌似也不错,簇拥它的动物倒是不少。后来隔了那么几天我就看见它和泉在一起玩,虽然偶尔失踪那么几天,但总能回来之后玩着我的钢琴打扰我睡觉。然后它和零它们称霸了这一片,泉也在我家定居下来。然后就是leo伤好了的那么几天吧,凛月和岚陆续来到我家,对于这两只漂亮可爱的猫咪我是来者不拒的,巧的是两只猫咪刚在家里定居了几天leo就闭门不出了,在之后就失踪了,一来就是差不多一年。以至于我看到它的时候气得要命,也庆幸它没有受伤。

 

接下来更尬的事情发生了。

 

Leo带着我的四只猫消失了两天。

 

然后在我急的快报警的时候泉又带着几只猫回来了,还有一身伤痕,但伤得不是很重我也没太在意,但重点是搞得身上脏兮兮的,结果几只猫都被我摁到了水里在大夏天来了个热水澡。

 

 

经过这一次leo可能乖了很多,最起码没有再失踪十天以上。每天不是去玩或者说是打架,就是在小小的院子里玩,然后晚饭后会在钢琴上玩,或者和我一起坐在走廊上等夕阳落下。偶尔兴致来了就躺在我旁边示意我顺它的毛。

 

啧。手感真好。

 

Leo回来变化最大的应该就是司了。leo一开始不是很喜欢司的,作为在我家资质最老的(虽然在家里的时间没多长就是),被一个新来的抢了宠,而且泉他们都没什么反应仿佛这是理所当然的,就气得不行。一开始会恶作剧,虽然是恶作剧但它好像很明白自己一旦闹过头了就会被我摁到水里洗澡所以一直很知道分寸。后来它们熟了之后leo会主动在一些小方面让一下司,比如说食物之类的,当然经常带着司过来抢我的零食这个还是有点气的了。好好的一只懂礼数的乖猫被带成这样,哪个主人不气呢?

 

记得有一次发现自己的电脑前摆了一朵刚刚开的蔷薇时,我第一反应就是难道这就是猫的报恩?很庆幸不是老鼠或者虫子之类的,然后看了下客厅里睡得香甜的猫咪们欢天喜地地找了个小瓶子放了起来。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后来蔷薇花多了不少也不止放在电脑桌前了。我心里虽然有些奇怪但还是开开心心地把花制成干花心满意足收起来了。

 

后来解开这个小秘密是在一个午后,我坐在走廊看着院子里玩闹的leo,一边吃着我的冰西瓜解暑,司躺在我的左边,岚坐在我的右边,凛月睡在我的腿上,泉则在室内吹着空调。Leo闹着闹着就跳到了蔷薇丛边,咬下一朵开得比较漂亮的花叼着冲着这边跑过来。来吧我准备好了。我在心中得意,回头可以发个推了。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Leo看都没看我一眼直接叼着花放到司的旁边然后趴在那里,用尾巴逗弄着司的下巴,后者也只是用爪子慢慢挥了几下表示不满然后喵喵叫起来了,再然后两只猫在旁边玩我莫名其妙吃了一口狗粮,感情我之前收到的花是leo带给司的然后恰好被我看到了?

 

我有句mmp我得告诉你们。我狠狠咬了一口瓜。

 

后来这种现象猖狂了不少。司睡觉时leo会让它枕着,再者相反,连平时和leo关系很好的泉这种时候过去都会被leo瞪,孤家寡人表示很伤心要去找他的松鼠;leo来找我撒娇的时候司也会在以前我是一个一个来现在可以一起来,虽然猫爪子肉嘟嘟的摸起来很舒服就是了;leo去玩钢琴的时候司总会在一旁待着;泉欺负司的时候leo会护着;两只猫也经常上屋顶玩,有时连岚和凛月都上去了都没能把它们弄下来。此类例子诸多。

 

不过更多时候两只猫都是依偎在我的沙发里尾巴逗弄着对方,这个时候泉和凛月就会结伴去隔壁,岚陪我和我回到房间里工作装作没看见。

 

隔天晚上,我看了下手机,想起一个问题:公猫怎么谈恋爱?

 

然后把做绝育手术的日子提上日程。

 

 

 

END.

————————————————


你们知道爱猫不能养猫而且遭到猫嫌弃的痛吗?


填完坑就开点文然而暑假已经寥寥无几


评论(7)
热度(88)

© 言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