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
安定玩es
leop,团推kn。大概是个假过激p
坑和懒惰同在,还能算活的

【ES】抱着打地狱副本的心态刷简单副本是什么体验(上)

Abo设定  讲真的abo设定只是为了垫那篇leo司闪婚而已开车什么的完全没想过

所以这就是我写了三篇abo还不开车耍流氓的理由【理直气壮    所以请高抬贵手放过我

泉视角     时间跳的比较快我也不是很想写中间的那段  

leo司凛绪成分不打tag了  前篇这里:http://biaoyanshu.lofter.com/post/1e47d5b2_10d7ca91前前篇不放了

有点雷(不止是有点)    总之这是上篇下篇我搞得差不多了感觉还是有问题就等等 题目我没想好等着随时补也等意见,题目已补(8.25)

 

 

 

 

 

我和你,仅是保持这样的距离就可以了吗?

 

 

 

 

 

 

今天风和日丽,是个很好的日子。

 

好就好在今天这个日子国王家的小王子顺利出生,结果病房里一片欢腾,笨蛋国王差点每把医院涂了。睡间作为妇产科医生见证了小王子的出生,然后衣服没换就想倒在司君隔壁的病床上,最后还是那谁,羽什么来着,以前同班的经常翘课的人来替睡间他哥领人回去。鸣君抱着一束康乃馨姗姗来迟,帮忙拽住想搞破坏的国王还让我打了个电话给luka过来制止他哥,结果还没打司君就出声叫住了国王,可喜可贺。

 

我一巴掌摁住想在墙上涂鸦的国王,鸣君的发言倒是关键:“王和小司司想好给这孩子取名了吗?”然后两个人就是一个大写的懵,一个装疯一个装睡想糊弄过去,换完衣服回来的睡间弱弱一笑:“不然跟我姓吧?王也不用纠结名字这个问题了。”招呼他就是一记濑名拳。国王大人的语言水平能力我们又不是不知道,就怕他随便起一个宇宙之类的气到虚弱的司君。最后国王大人倒也是识相,乖乖坐在地板上思考了,看了一下我我摇摇头这不是我儿子我无能为力,一会儿拿着我的手机示意了下我们几个安静,打给了他的妹妹问名字怎么取。最后还是匆匆赶到来看孙子的朱樱夫妇完美解决这事。

 

其实看着国王和司君,我一直想问他们俩造什么孽当时在梦之咲大大的双箭头,我和睡间看着鸣君当着知心姐姐去给两人牵红线,结果到返礼祭两个人都闭口不提能看的戏全没了。后来还要左哄一个右哄一个认命当起月老安排相亲,坐在不远的我们几个特地请了假准备看着发展情况怎么样,结果国王上去就是求婚不是表白。以至于最后我们几个拿着礼炮对着那个笨蛋的脸放的时候我都在想为什么我追游君就没有这么容易呢?

 

总之结局可喜可贺。

 

我想了下,还是亲自去了一趟超市。

 

说实在看着国王和司君不羡慕是假的。自己和游君在一起起码两年了,两年里我们共同度过的时间可能比上面那对不在一起的时间还少,不是空挡期完美错过就是一个在疯狂工作一个在悠闲度日。我也没说强求什么,毕竟当年DDD上那档子事游君还能答应我就该知足了,毕竟他是职业偶像,追求他的众多Alpha里不缺我一个。虽然经常见不到但只要不是陌路人就好。上次见面时多久之前了?两个星期前的晚上?

 

路过零食区,脑子稍稍思考了下卡路里和游君,果断走到众多pocky面前,一边思考那个热量低哪个游君会更喜欢一些。最后还是路过的导购员小姐帮我选了几个比较满意的,她本来还奇怪怎么有个打扮奇怪的人站在一众pocky面前不知道想干什么,结果刚到我旁边直接认出我,她是游君的粉,游君的八卦她估计能背给我听,认出我自然不奇怪。我把pocky放到购物车里,一边思考今晚吃什么游君会不会在家,漫无目的地在超市晃着。

 

超——烦人。

 

最后回到家的时候只带了那个导购员小姐帮选的pocky。摸出口袋钥匙的时候就在想今天可能游君又在加班了吧?结果打开门意外的是客厅的电视亮着。

 

太阳已经西偏,天空只是显现淡淡的金色。家里也是并不算暗,游木真坐在沙发上,双腿盘着,旁边两个购物袋里全是近期新出的游戏,还有新上市的pocky。我呆了一秒立即反应过来,把刚买的pocky随意扔在一旁,冲过去就是一个熊抱。

 

“游君~哥哥好想你。”我把头埋在他颈间,他身上淡淡的柠檬味信息素让我感觉很好。

 

“泉桑先放开你压着我的游戏了。”他抬了下手把我压着的游戏扯出来和一旁没有遭殃的pocky放在一起。

 

“游君~是属于我的。”我抱着他晃了几下。“话说杏终于知道压榨劳动力是不对的放你回来见哥哥了?”

 

“没有,她只是最近在着手流星队的工作所以好心放了我们加了几个月班的四个回来休息一下而已。”游君淡定打开一盒pocky,取出一根放在嘴里。

 

“所以你会有几天假期?我这几天因为笨蛋国王所以请了几天假。哥哥带你去吃海鲜烩!”

 

“就两天假而已我不想吃海鲜烩。上午去了几个常去的店扫荡了一圈买了这些。”游君指了指这堆游戏和零食混在一堆的东西。

 

“好的我们去吃海鲜烩吧!”

 

“…….”我看着他一脸哀怨地看着我。“不然哥哥现在就可以做。”

 

“还是去外面吃吧。”.

 

“游君真是懂事但冰箱里还有食材我还是亲自动手给游君做吧!”

 

“……我可以拒绝吗?”

 

 

 

后来并没有两天假期。第二天一早杏打来的电话就响了起来,trickster回去训练。

 

用睡间的话来说就是人还没捂够就走了。衣更还带了份睡间做的便当送给杏。

 

反倒是国王拿着这事写了个曲给杏笑了个不行,司君也在旁边起哄说这是我当年凶杏来的报应,天道好轮回。

 

 

 

 

 

一个月后——

 

我从事务所里出来,经纪人大概给我探讨了近期安排的工作,如果没有问题那么接下来的一个月我将会是疯狂的一个月。事业上升期谁也没办法的不是吗?

 

我看向窗外,一个月前那种初夏的感觉已经没有了,步入六月的的日本不是被太阳烤着,就是被雨水冲刷着,天也是说变就变。上午还是阳光明媚,下午已经是满头乌云,灰压压地看着心烦。

 

超——烦人的。

 

从那件事过去已经一个月了,一个月来我没有见到游君,两个人虽然是会发消息联络;虽然以前不是没有分开过更久的,但想到还是会感到心烦和不快。

 

回家,做饭,洗澡,敷面膜,睡觉。

 

这些事即使只有我一个人我也能做好,游君也是一样。我调好闹钟,关上灯。

 

晚安。

 

大概是凌晨,我被哗哗的雨声和刺耳的手机铃声吵醒,心里暗骂哪个不怕死的这个时间打来。屏幕上游君几个字晃得我眼镜疼。应该是噩梦之类的来找哥哥我谈心了吧?

 

“晚上好,是游~君~吗~”

 

对面传来物品碰撞的声音,似乎是碰倒了什么东西,我有点着急,毕竟有些疯狂的粉丝做出绑架一类的并不少见。“泉…泉…泉前辈,我好难受。”

 

我也很难受,等的我想报警了游君才说出这一句,声音很急,隐隐有些虚弱,但足以打掉我的睡意了。“游君?”

 

 “泉前辈……好痛!”物品碰撞的声音再次响起来,电话挂了。

 

我紧张起来,从桌子上拿了车钥匙,冲向车子,不断回拨电话给游君。

 

我大抵明白国王那个笨蛋为什么luka那边出问题的时候那么急车速会那么快手会那么稳了。这种让人很着急又不能不冷静的锥心感特别磨人。所幸现在是凌晨,又下着大雨,一路上都没有多少人,一路飙车速闯红灯一边后悔自己为什么买房的时候不买离游君的公寓近点的房子。

 

到游君家门前时雨还没有停,反而越下越大,在暗示什么不好的东西。

 

我拿着游君给的钥匙,开门扑面而来的就是浓郁的柠檬味信息素,我暗骂不好,拿出外套里塞着的药品磕了几片。出来太急只匆匆带了一件外套,想着可能是游君遇到了什么危险完全没猜到是发情期,或者是在一起的时间太少我连我最喜欢的Omega的发情期都不清楚。

 

我打开房间的门,最后在卧室里找到游君。他抱着自己的腿,缩在角落里。旁边书架倒了,书掉在地板上乱作一堆,空气里的柠檬味越发突兀,我小心翼翼散发着自己的信息素,淡淡的薄荷味中和空气中躁动的柠檬味。他有些不安地抬起头,眼眶里打转的泪水看得我心疼。我走近他,在还有一步的距离停了下来。他的信息素让我有些狂躁,一步距离并不是安全距离,换做是别人我可以当做没看见然后离开现场,可这是游君,是一个Omega。Omega的发情不讲理,发情的Omega也不定讲理,找人抱住是最正确的选择,现在的Alpha虽然不想以前那样那么蛮不讲理,但弱势的Omega反抗不了这总是一个无力的现实。

 

“游君?抑制剂在哪?”他只是看着我没有说话。我倒是想给自己来一巴掌,要是现在真的有抑制剂他早就用了睡觉而不是半夜三更地和自己在这折腾。

 

“游君别怕,再忍一会儿,我这就下楼给你买抑制剂。”雨下的更大了这种时候几乎没有店会开门的,我也很急,知道这句话没什么安慰作用。我转过身想出去,他却拉着我的衣袖。“游君,放开,哥哥出去帮你拿药。”

 

“不要!”连一步距离也没有了。我之前一直不知道游君的力气这么大,或者说到了紧要关头人都会变成这样吗?

 

“泉前辈,帮…帮帮我…...”他的声音带着哭腔。

 

我知道我拒绝不了。

 

我抱住他,凑在他耳边,咬牙切齿的说:“游君,真的,你不要后悔。”我也是,不要后悔。

 

他开口,想说什么,最后只是笑了一下,眼泪划过脸颊,“好啊,泉前辈——”他扯着我的睡衣,吻了上来。

 

 

×××××××不接受打车卡×××××××

 

 

睁眼醒来,几个小时前我干了什么脑子很清晰条理的记着,一看闹钟已经十点了,估计自己的那位经纪人已经在事务所跺脚了。管他的我还要再赖一会儿床。

 

我抱紧怀里的人,这样的亲密接触是第一次,希望不是最后一次。他睡得很安稳,身上带着我薄荷味信息素的味道。

 

幸好只是临时标记。我心里松了一口气。但,临时标记自己就满足了吗?我伸手摸了下他有些乱的头发,然后有些陌生的铃声不甘寂寞的响起,游君睁开眼,那双像绿宝石一样漂亮的眼镜无措地看着我。“游君乖继续睡,哥哥我去解决!”他翻了个身继续睡。我走下床,捡起被冷落了很久的手机,是杏的电话。

 

“游木君这个时候还没起床吗?”记忆里那个少女总是淡淡的,忙活着自己的工作。现在声音还是很淡,不过语气有点快。

 

“你好我是濑名。”然后对面就没声了。再然后她挂断了电话。

 

“游君?起床了。”我把手放在被子上,坐在床边。那孩子皱了下眉头,把被子埋过自己头顶。“泉桑,再等等,你先出去。”

 

“好的游君~不过要快点,杏等会就会来了。”送给我的是一个飞过来的枕头,还有游君气急败坏的声音:“知道了所以你赶紧出去。”

 

我走出游君的房间,来到阳台上,这个地方很高,起码可以俯视附近的建筑,乌云已经散了,完全联想不到几小时前还是大雨倾盆的样子,暖暖的空气让我现在心情大好,拿着游君的手机,不急不缓地拨给我的经纪人。房间里传来哗哗水声,应该是游君在洗澡。

 

“游木君吗?你知道现在濑名君在哪吗?”不出所料,对面的语速快得惊人。

 

“是我。”对面停下来了,我轻笑着,说出一段话:“你现在帮我拿一套衣服过来,地点是游君的公寓,顺便买点早餐过来,快点,不然今天我就在这陪游君了。”

 

“濑名君?等等!”我挂断电话。走向玄关。杏刚刚已经来了。不得不说她的工作效率真是高,前几分钟打来电话,现在就能提着早餐和衣服过来,想必是闯了不少红灯吧?现在自己也没资格说别人,几个小时前自己还这么干了不是吗?

 

杏的话也算是常见,和高中时代没什么区别的脸、身材,化着淡妆,不过比起高中时代那种青雉无辜的样子现在更有作为社会人那种成熟。她看了我一眼,眼神凉凉的,就像当年DDD结束后给我的那个眼神。也是,高中时代和她亲近的就是trickster,现在又成了他们的制作人,照顾trickster几乎就是她的义务,大家谁都有想守护的东西,所以都会对自己的敌人张开利爪不是麽。即使我不是她的敌人,也不会是她亲近的对象就是了。前辈和后辈,彼此彼此。

 

“濑名前辈。”她叫了我。“可以解释一下为什么你会在这里而不是事务所吗?”

 

每次她一看到我就像触发了什么机关一样,一肚子坏水朝着我泼过来。

 

“臭小鬼是这样跟前辈说话的吗?没有人告诉你要尊敬前辈吗?”我第一次那么庆幸她是Beta,现在空气里还残存着淡淡的柠檬味,要是来的人是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明星的话估计就要跟我打上一架了。

 

“但也请前辈恪守前辈的本分,给后辈们当个榜样才对。”她把东西放在桌子上,拿出一份早餐递给我。“所以前辈穿着睡衣教训后辈就不是很好看了。”

 

“哈?身为制作人现在就耍大牌还早了点。”我有点不爽,但又不能拿她怎么样,万一游君生气怎么办?

 

她没有说话,目光看着我后面,想也不用想,游君洗完澡出来了。他穿着衬衫,领子很好地把脖子上的吻痕挡住了,走路有些不稳,但精神还是不错的。

 

“早啊杏,对不起害你来跑一趟。”游君一脸愧疚,接过杏递来的早餐,坐在椅子上看了我一眼。

 

我把脸别过去,有点心虚。

 

杏狐疑地看着我。

 

幸运的是,敲门声响了。我第一次觉得我的经纪人这么有用。经纪人进来之后差点没掐死我,一边揪着我的衣领晃一边问祖宗啊你知道你做了什么吗?知名模特半夜三更穿着睡衣在雨里飙车。今早我的电话差点被打爆了你知道吗?你说你半夜飙车就算了为什么要穿睡衣闯红灯还被人拍到?我按着她的头,“淡定点。”

 

 “怎么可能淡定得下来啊?赶紧吃完东西换衣服跟我回去!”抓着我衣领的人还在晃,我头很晕,一边在想等会整理发型会很麻烦一边在看游君是不是笑了。

 

“别吵了杏都在一旁偷笑了。快放开我。”

 

“前辈,一报还一报,现在再闹咱们谁都得玩完。”杏冷漠jpg.

 

“好了停下。”最后还是游君来停止这场闹剧,他过来帮我的时候我整个人都泡在感到里,要不是经纪人和杏扯着我我可能会扑上去,没有不管我吗?

 

 

“濑名前辈笑得都快化了。”后来游君告诉我这是当时杏对我的评价。

 

总之各回各家。

 

 

 

 

 

 

 

 

总感觉忘了些什么重要的东西。

 

一个月后——

 

当朔间凛月跟着杏,扯着游君到我家的时候我还是懵的。

 

朔间倒是没客气,往沙发上一横,脸笑眯眯地看着我。反之杏则是一脸怒气,游君有些扭捏,坐在一旁低着头。

 

“算了算了我先去泡茶。”我看着几个霸占了我的客厅的人,一边想着自己最近是不是在哪又招惹到杏了,但我一个月以来连游君都没见到,我还没去找她她就先上门了。

 

回到客厅,朔间凛月已经坐起身来,嘴角的笑意比刚刚更浓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中了彩票。对比游君看见我就像老鼠见了猫一样,和高中一样避在杏后面。

 

我把茶递给他们,杏拿着茶没有动,给我感觉像是要随时泼过来,游君拿着茶一脸惶恐不安,朔间凛月拿着喝了一口,“还是比不上创君的红茶好喝呐。”所以你就别喝,我心里暗骂,睡间仿佛知道我在想什么,笑得更开心了。“小濑,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你能有什么好消息告诉我?每次你说是好消息的时候总有人要倒霉你以为我不知道吗?”

 

“啊小濑居然这样说我我好伤心。”

 

“我也很伤心你到底还说不说了。”我拿起茶喝了一口,看着朔间凛月那张笑眯眯的脸就一阵火大。

 

“当然要说,但小濑不要喷茶哈。”

 

“谁会喷茶啊?”

 

“恭喜小濑喜当爹。”朔间凛月笑眯眯地说完,拿出放在口袋的礼炮对着我的脸放,杏也拿着礼炮对准我的脑门拉,这一幕似曾相识。

 

“哈?你说谁当爹?愚人节已经过了几个月了。”我深吸一口气,孩子什么的对我来说几乎是不可能的事,现在管艺人管得比囚犯还严,再加上我自身洁身自好怎么可能会有孩子?

 

杏拿出藏在包里的纸扇想挥过来,睡间一手按住然后继续笑:“还能有谁的孩子小濑我的帽子不绿。”游君拿着一张报告单,这场景神似一年前某家闹出事了我们几个在捣乱的样子。

 

我接过那张报告单看了一下,睡间站起来,拉着杏走出去,“小濑喝喜酒的时候我就不包红包了,你要感谢我一辈子喔~”

 

门关上,屋子里只剩我们两个。

 

“游君?”我看着他。他比之前杏在场的时候冷静了很多,现在翻着两个月前放在家里的游戏,很淡定地看着我。

 

报告单上的时间显示是一个月前,那个意外发情的晚上。那么也就是说现在游君怀孕了,还是我的孩子。

 

一时间,我的心情说不上来的复杂,很开心也很低落。

 

如果这个孩子能让我和游君的距离更进一步这是好事,游君也可以选择打掉那个孩子断掉这份关系,现在大家都处于事业上升期,我们都不像国王那样可以抽出大把时间养孩子,而且这个孩子的出生肯定会对事业造成一定的打击;如果这个孩子会在未来的某一天到来我可能会很开心地欢迎,现在打掉才是最好的处理方法,来日方长我们又不是不可能有孩子。

 

我头有点痛,我很想走过去抱住游君说只要你想我可以照顾你们俩一辈子。但我们的进度不可能会让我说出这句话,几年时间不是在躲我就是见不到,年幼的情谊的长存多久呢?他日后会不会后悔会不会难过,这些我都很害怕。但我也隐隐很期待,期待有一个像我和游君的孩子,期待有那个孩子的未来。

 

我瘫在沙发上,回想着杏的表情,想起大约一年前国王和司君家的闹剧。谁都没有准备迎接那个小生命的到来所以感觉做什么都很突兀。生活总是这样,你做了什么,它总会记着然后随时给你蜜枣和巴掌。

 

这一天我们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然后隔天我去医院看了下某个笨蛋。

 

国王大人的住院说巧不巧,撞在这种时间。我向经纪人请了假,到医院的时候月永leo坐在病床上玩水果刀,睡间一边打哈欠一边摇摇晃晃地说着什么,手中拿着一个苹果在转。看到我来,睡间把苹果扔给我,揉了下眼睛走了出去。月永leo则是把拿起旁边的一个橘子,冲着我笑。

 

“说吧怎么作死住院了?”

 

“呜哇!濑名好狠的心,一来就批我。”他拿刀柄敲了下橘子的皮,脸上还是笑眯眯地语气里满是戏谑。“今天早上朱樱给我做饭然后我尝了一口就看见宇宙人了。”

 

“哈?你怎么会想到让那个小鬼做饭?女仆姐姐什么的只要你一句话不是应有尽有吗?”我坐在一旁的椅子上,脑子里想到病床上那个人被自家末子骗了的场景。

 

“可看上去味道不错嘛,谁知道一口下去味道那么绝。”他手舞足蹈地比划着。“感情你是食物中毒了?”“你怎么知道的?”

 

我扶了下额,司君做的东西可能是从美观上判断的。“王。”

 

“怎么了濑名?”他看着我,上挑的绿色眼睛非常好看,和游君不同的是游君的像绿宝石一样闪闪发亮,而他的像是一片浩瀚的森林。既然刚刚睡间来过,那么他应该知道了前几天的事。

 

“我问一下,如果一个Omega在没有标记的情况下怀孕了怎么办?”

 

“啊你说的是游君吧刚刚凛月已经跟我说过了,不过这种情况下还是两种办法了。第一就是打掉了,不过这是很有效的,当然会有风险。”他把水果刀往橘子上用力划了几下,削了一块皮,“就像这个橘子一样;另一个就是生下来了。如果你刚刚没说错的话,那个Omega没有被标记吧?那么无论生还是不生,那个Omega都要承担危险。”他拿起另一个苹果抛了两下继续说“没有那个孩子的Alpha父亲的标记,那么也就没有Alpha的信息素保护Omega和孩子。”他把苹果扔过来,我拿着两个苹果,他继续拿着水果刀在橘子上划着,直到橙色的部分全部被削掉,露出雪白的部分。“不过我相信濑名会做得很好的,毕竟没人会想游君受伤嘛。”月永leo坐在床上笑着,露出小小的虎牙。

 

“谁允许你游君游君地叫了,真是的。”我把两个苹果放回旁边的果篮里,真是感动,国王大人也会说出这样的话?

 

“不过这是凛月让我跟你说的,他说等会你肯定会问我然后再去问他的的所以先让我记着替他回答了,他还让你给他带个削好的橘子。对了你把苹果放回去干嘛我要吃苹果我坐在这半天了一点东西都没吃快饿死了!对了把那边的五线谱和马克笔递过来濑名。”月永leo不满地嚷嚷起来,把他刚刚削地乱七八糟的橘子递给我。


好吧刚刚的感动是假的。


——tbc



这坑我一定会填(弱气)

评论(8)
热度(145)

© 言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