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
安定玩es
leop,团推kn。大概是个假过激p
坑和懒惰同在,还能算活的

【ES】搓衣板

想写的cp都在里面,本来想写泉真然而没写就开始卡剧情了。所以只写了两对,一句带过我做到了。

另一篇让我再卡卡(多久了我想想

后面kn全员出没。

最近事很多而且活动吓得我害怕所以这篇前几天我应该搞完的(虽然写出来的和想的不一样就是了)





我是一块搓衣板。

 

一块活在梦之咲摄影棚的搓衣板。

 

原来只是当做偶尔心血来潮奇怪题材的摄影道具带进了这个学校,但我也在众多搓衣板中脱颖而出,成为了梦之咲偶像科的一块经验丰富的搓衣板。

 

在不知道这个摄影棚换了多少代主人之后,knights驻进了这间摄影棚。

 

他们刚来的时候,我只想说:比以前的帅了不少。

 

城里人就是城里人,肯定是会玩的。除了偶尔客套一下人们的恶趣味当当道具之外,濑名泉把我当惩罚工具,朱樱司把我当成盾牌防御濑名泉的攻击,月永leo把我当涂鸦的板子,朔间凛月还会把我当抱枕。

 

但这些对于我,这一块身经百战,坚守摄影棚这一方净土的搓衣板来说都不是个事。但最近,他们似乎又想到了什么新方法来虐我这块搓衣板中的单身贵族。

 

 

 

根据我的记忆,先开始的是knights里那一对最让人烦恼的,月永leo和朱樱司。一开始觉得自己没什么问题的,作为一块混在这种鱼龙混杂之地的搓衣板什么狗粮没吃过什么闪光弹没接过?带上墨镜点满技能还是一块优秀搓衣板。

 

某天,月永leo又来找我了,对于他随时会爆发的灵感和落在我身上的涂鸦我已经习惯了,反正后面鸣上岚或者濑名泉会帮我刷干净身上的马克笔迹。

 

月永leo拿着马克笔涂画了一阵,时不时停下用马克笔盖戳戳自己的脑袋,本来橙色的发丝以及很乱了,现在更乱了,稍长的头发从发圈里逃出来散落在肩头。大抵是已经涂满了,他把我捧起来,像抱小孩子一样,他也莫名其妙哈哈大笑起来。我是一块搓衣板啊,我有句mmp不知道该不该讲。

 

然后朱樱司看过来了,拿着梳子过来。月永leo直接把我摔在一旁,坐在地上对着朱樱司伸手要抱,好了我有一句mmp一定要讲。

 

朱樱司很嫌弃得地看了月永leo一眼,月永leo也很识相把发圈摘下了递给朱樱司转过身任由朱樱司打理自己的头发。朱樱司把他的头发慢慢梳起来,最后在右边肩头扎起来。中间月永leo笑嘻嘻看着他,其他三位前辈各干各的日常吃狗粮也就只能是这种味道。月永leo看了下镜子,自己的头发被恋人整齐扎起,象征性奖励摸摸头。

 

朱樱司还是有些别扭别过脸,显然不习惯别人随意触碰,不习惯别人这样摸他的头。月永leo笑眯眯的,马克笔随意扔在一边,手从头上滑到朱樱司脸上,拨开脸颊旁边略长的红发,慢慢摸着,朱樱司红着脸,任由他摸着,也没有注意到后面三个人齐齐看向这边。

 

月永leo看着后面三人,挑了挑眉,笑了一声,之后月永leo得寸进尺亲了上去。

 

“笨蛋国王你看到那块搓衣板了吗,等会过去跪五分钟然后洗干净它。”

 

“不要嘛濑名!”

 

“国王大人不要带坏我们老幺,作为哥哥可是有义务保护末子身心健康的成长。”

 

之后还是跪了。

 

我还是个孩子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又是某天,临近放学时间,摄影棚的门被打开,朔间凛月被他的幼驯染君背进来了。

 

“凛月不要就这样睡过去啊,真是的。”

 

“真君~”朔间凛月坐在摄影棚的小床上,一边打哈欠,一边用手扯住衣更真绪的衣袖。

 

“怎么了?”

 

“我饿了。”

 

衣更真绪显然有点脸红,他知道朔间凛月想干什么,着急之下想让朔间凛月放开自己的袖子反被自己的幼驯染抓住了手腕。“这个现在不行,回家再做好不好?”

 

“真绪忍心让一个老人家饿着肚子参加辛苦的偶像练习吗?这样是对老人的谋杀,我死了也不会放过真绪的。”朔间凛月坐在小床上,抓着衣更真绪的手腕把人往自己的方向拉近一些。

 

“回家再说吧学生会还有工作等着我。”

 

“真绪~”朔间凛月抱住对方的腰,蹭了几下之后对方摸摸他的头表示投降。

 

好了我明白接下来的剧情发展了。

 

不出索然,衣更真绪被迫坐在朔间凛月腿上,从我这边方向看过去,衣更真绪红着脸,朔间凛月则是轻轻拍着他的背,在对方耳边呢喃着什么,之后理所应当取下对方的发夹然后来了个深吻。

 

考虑一下单身板的感受啊喂。

 

大概是几分钟后,一个深吻结束,我看着衣更真绪整个人都在不断喘气,倒是朔间凛月,马不停蹄把自己恋人的衣服扒开。你们会钢琴的手速真快。我在心里暗暗吐槽。然后朔间凛月慢慢在衣更真绪脖子附近的动脉上咬了下去,还不忘附了一句:“我开动了。”

 

然后门外响起了跺脚声。

 

“睡间小熊你最好在三分钟内出来然后乖乖跪在那边的搓衣板上。”

 

怎么又是我?

 

 

 

不知道过了多少天,我就这样被这个团喂着满满狗粮。

 

再一次要跪我的时候是这样的。当然月永leo和濑名泉一人跪一边搞得一边轻一边重我很不爽。

 

原因是这样的。

 

Knights在经历一大段满满当当的工作期之后闲了下来,有整整两个星期的假期。于是就有人提议在两个星期里做点什么,当然我不想被涂鸦。买来的冰西瓜泡在冰水里享受空调的宠爱。

 

“阿拉亚达我们接下来会有两个星期是没有工作的,所以人家想集体去购物如何?”

 

“恕我直言鸣上前辈你想要什么我可以刷卡把一条街买下来。”

 

“小幺这么打压哥哥的风头可是不对的。闲着就闲着,老人家的身体可是经不起折腾。”

 

“啊哈哈哈哈宇宙人告诉我应该去取皇帝的首级称霸梦之咲!”

 

“这种时候不应该去给ts下战书举办对决然后可以和游君一起练习唧唧我我吗?”

 

然后战争开始了。我努力往角落里缩了一点点。

 

“笨蛋国王现在这种时候打什么fine你去下战书人家天祥院躺医院里还不一定出来!”

 

“濑名想不到你居然是这样的人顾着游君不和我完成伟大梦想了吗宇宙人也会怒斥你的!”

 

“哈?我们全勤了半年杏都快哭了现在去打皇帝搞箱活明天就能哭晕一片人而且高星卡还不够我们五个分的。而且我和游君怎么了这半年我们都在忙活我没有补充游君没跟你翻脸就不错了。”

 

“打什么ts我们五个打四个上次黑白棋你们去闹还能说是公平现在我们什么都在巅峰搞一个半路出来的小组合分分钟的事,我们kinghts的名号那么大在计较这些虾兵这可是连宇宙人都会哭泣的。当务之急还是先搞了皇帝再去搞ts不对么?啊啊啊啊啊啊濑名你不爱我了你是不是要移籍去ts我做梦都会诅咒你的。”

“哈?谁要去ts……等等这样好像也不错。等等你当你是二年级那个红发小鬼还是斋宫,诅咒我这种事要是luka知道了估计会生气吧?真是超——烦人的。”

 

“等等你怎么会知道luka知道了会生气难道你还想当我小叔子这是不可能的luka是世界的珍宝怎么能随便这种人说我要发动审判同归于尽吧濑名!”

 

“等等你脑波跳到哪里了。现在搞什么审判不应该和ts举行对决吗?”

 

“支持小濑我也想天天看到真绪。”

 

“那个leader我觉得我们也不该举行审判而是去征讨ts血洗之前DDD上的耻辱。”

 

“阿拉人家还是想去逛街呢。”

 

“啊凛月朱樱连你们也听信濑名的谗言了想篡位吗?凛月有空我一定要让零给你来一点人文关怀,朱樱我一定会好好教导你不要听信濑名魔王的话,在我编写的歌剧里只能有我一个是能打的。总之,我要去找妖精先生和阿红在来一次审判。”

 

“??”朱樱司和朔间凛月面面相觑、

 

“等等笨蛋国王怎么又要举行审判伤财伤民还不如不干。”

 

“不干点什么灵感和宇宙人可是会弃我而去的所以我们才要去征讨皇帝。不然我就带着凛月从这跳下去。”月永leo指指窗户,一个公主抱抱起做梦的朔间凛月走到窗边。

 

“好啊你跳下去试试不出三秒零和斑就会一人接住一个然后我们继续打ts。而且上次你跳下去摔进草坪差点吓到游君了这笔账我还没算。”濑名泉拍着桌子站了起来。

 

“好了照人家说还是去逛街吧。搓衣板在那边你们俩一人一边。”噫我还没看够戏,一直坐着的鸣上岚一手拍裂买来消暑的冰西瓜,裂开的西瓜汁液哒哒哒往下流。

 

啊啊啊好重啊就不能脱裤子再跪吗?

 

月永leo:我的队友不听我话了想带头起义了我该怎么办


濑名泉:我的队长脑波和我不在同一条线上我该怎么办


鸣上岚:我的队友天天想着搞事我还要维持淑女的风范不想使用暴力我该怎么办


END--————

评论(8)
热度(196)

© 言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