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
安定玩es
leop,团推kn。大概是个假过激p
坑和懒惰同在,还能算活的

【ES】cirrus(2)

(2)作曲家leox小说家司  邻居关系  私设多如猫毛就不说了


大概就是什么东西从楼上掉下来了

————


濑名泉大抵也是神。

 

在出差拍戏的前一天依旧能来照看月永leo。在昨日拜托了他可爱的后辈之后准备再来看一下,结果只看到他的后辈抱着胖胖的小约翰站在月永leo的家门前可怜兮兮地看着他。

 

真是超——烦人的。

 

然后他用月永leo给他的钥匙开了门。果不其然昨天他才打扫好的屋子像被小偷洗过一样,到处都是乐谱和涂鸦。然后刚才还用水漉漉的眼神向他求助的后辈看着他的眼神里就“怜悯”大写两字。

 

“司君啊~”

 

“额……前辈不要过来……啊!”

 

濑名泉对朱樱司使出龙抓手使劲掐了几下朱樱司的脸之后,看了下大概还算整齐的房间,然后认命地拖着朱樱司一起收拾乐谱。

 

说巧不巧这是月永leo从浴室走出来了,穿着浴袍带着水珠,一脸神清气爽。光着脚踩在满地乐谱上。

 

“噢是濑名啊我饿了我想吃早餐。”

 

好你个月永leo我辛辛苦苦给你收拾屋子你现在还在洗澡!踩湿乐谱还不收拾。

 

朱樱司:“前辈你没事吧我看到你的怒气条炸了。”

 

然后朱樱司看着他冷漠的前辈拿着一大打乐谱敲在月永leo的脸上,动作干净利落丝毫不拖泥带水,然后进行说教。算了我还是继续收拾乐谱吧。

 

说教最后以月永leo的“我饿了”告终,濑名泉被迫去厨房做午饭。

 

真是贤妻良母啊濑名前辈。

 

客厅里现在只剩朱樱司和刚洗完澡的月永leo,以及在满地乐谱里玩得不亦乐乎的小约翰。朱樱司倒是没什么感觉,他只想趁濑名前辈出来之前收拾完这一地乐谱回家赶稿。乐谱的主人倒是闲,抱起小约翰坐在沙发上玩着马克笔。

 

“呐,那谁?让我想想。”

 

“……我的名字是朱樱司,是我昨天没有自我介绍吗?”

 

“什么嘛我只是暂时没想起来而已。那什么,叫你什么?朱樱?那就叫朱樱了。”朱樱司停下手中的动作,看着那个瘫在沙发上的人,感到奇怪。反倒是月永leo似乎发现了什么哈哈大笑起来。

 

“谱子就这么多了。”朱樱司拿着一打乐谱,放在茶几上用东西压好。站起身来准备回家。

 

月永leo冲他笑了一下,“别急着走嘛。”

 

可能是被那个笑容蛊惑了,朱樱司又坐回来了。月永leo看了一下他,拿起放在沙发一旁的吉他,慢慢弹唱起来。

 

其实也说不上是弹唱,月永leo只是弹着不知名的曲子,嘴里的调子融入吉他声里,奶音软软的,眼睛微微眯起,脸上也是很温柔的表情

 

朱樱司想这可能是乐谱里的某一首吧,调子似乎有些熟悉,欢快且轻,融入阳光之中,活在温暖的空气里;他看着那个弹奏的人。感觉真快乐啊……

 

月永leo停下来的时候朱樱司还在懵,怔怔看着他,他笑着在对方眼前伸出手晃了晃:“我很好看,还是我的曲子很好听,朱樱?”

 

“都很好。”

 

“很含糊的答案呢~”

 

朱樱司回过神来,月永leo的手已经快要碰到他的脸了,身上本来就宽松的浴衣被动作牵引拉开,露出一片略白的皮肤。

 

“太近了……”朱樱司一下就红了脸,拍开对方的手扭过头。

 

“真是可爱的反应啊最喜欢你了哦!唔啾~”看着朱樱司漂亮的脸突然红起来,月永leo倒是有种像孩子恶作剧得逞的心情,也笑了起来。

 

“请你闭嘴!”

 

“脸红的人说这些是不可信的哦,我是不是很漂亮?”月永leo拿起马克笔,一下一下戳着朱樱司的肩膀,说话的语气像找长辈要糖的的小孩子。

 

“你快闭嘴这里最漂亮的难道不是我麼,还有快点过来吃东西饭菜要凉了。”

 

濑名泉从厨房出来就看到他的国王调戏后辈,而且后辈不知道为什么还脸红了。他很好奇在他煮东西的这一小段时间里两人关系怎么变得那么好还有一种被秀了被撒狗粮的暴击,

 

“还有司君过来,我告诉你怎样照顾这个笨蛋国王。当然他少了块肉我就回来剁你。”濑名泉把一把钥匙扔在朱樱司前面。

 

“好的濑名前辈!”朱樱司瑟瑟发抖。

“当然要是这个笨蛋让你少了块肉我也会宰了他。”濑名泉看了一眼正在吃东西的月永leo,“斑这个时候也不在。只能让鸣君和熊间来看一下了。真是超——烦人的”|

 

“等等前辈,你说的是鸣上前辈和凛月前辈吧,为什么感觉几位前辈和月永先生关系都很好的样子?”

 

“闭嘴臭小鬼你可以回去赶稿了。”濑名泉脸上又露出朱樱司熟悉的危险笑容。

 

“那前辈我先回去了。”朱樱司站起来,快步逃回去了。

 

但他没看到后面月永leo看着他的眼神。

 

“啊!真是的笨蛋国王先吃完东西再写啊——”

 

“等一下濑名,一分钟就好我可以写完的。”

 

“真是超——烦人的。”

 

一小时后朱樱司收到濑名泉发来的如何照顾月永leo的一万字草稿。

 

前辈不是妈妈大概也没人信……

 

 

接下来两天朱樱司陷入赶稿地狱,在疯狂的赶稿之后,才想起那个拿着吉他给他弹唱的人,这么大了应该能好好照顾自己吧?但这两天似乎也没有听到什么声音,小约翰也没有从楼上下来,应该是自己太过担心了。想什么呢赶紧赶完稿子然后处理本家给他的文件才是最重要的。这么想着,朱樱司伸了个懒腰,慢慢走到阳台,用手轻轻摸着绿蔓上的橙红色的花朵。估计开花后会很漂亮吧?在这个国家的春天满是粉与白的樱花里。

 

已经是黄昏了,准备做晚饭!朱樱司翻着冰箱里的食材,莫名纠结起来。

 

濑名泉的电话在这时拨过来,手机铃声在安静的室内显得格外突出。朱樱司接起电话,听到的就是濑名泉的说教:

 

“我说司君啊你有没有去照看笨蛋国王?”

 

“诶?前辈不是说让我回来赶稿麼?”

 

“臭小鬼赶紧上去看看那笨蛋死了没有!刚刚还发信息过来说让我给他带晚饭”

 

“前辈!……???”朱樱司还没反应过来,濑名泉就挂了电话。

 

“喵~”

 

“诶诶诶?”

 

 

朱樱司现在大概是凌乱的,本应该在晚饭时间缺还要把楼上掉下来的猫咪送回去顺便完成前辈的任务看一下楼上的邻居。然后用前辈给的钥匙打开了门后象征性说了一句打扰了然后发现月永leo正在做饭。

 

“你是谁你怎么会进来的小约翰怎么会在你手里快放开它!”

 

朱樱司忍住把小约翰糊在月永leo头上的冲动然后和平时一样自我介绍:“月永先生我是朱樱司你楼下的邻居,我们两天前才见过面。”

 

“噢我想起来了我还弹吉他给你听了对吧?”

 

“是的。小约翰刚刚又掉到楼下了,我给你送回来顺便完成濑名前辈交代的任务看看你。”

 

“是这样吗?那谢谢你了。”月永leo笑得跟小太阳似的,手上的动作没有停。

 

“不用客气那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

 

“诶不要嘛。”月永leo从厨房探出脑袋,“看你也没吃晚饭为了感谢你多次将小约翰送上来在这里留一顿饭怎么样?”

 

然后朱樱司神差鬼使地在月永leo家吃了晚饭,还夸了一句“marvelous”。依次月永leo的回应是“那当然我可是天才。”

 

而月永leo以“既然你要代替照顾我几个月又有我家钥匙所以我也要你家钥匙才算公平吧”的理由拿到了朱樱司家的钥匙。

 

 

饭后两人坐在沙发上靠着不远但不暧昧的距离聊着天。

 

“月永先生厨艺那么好为什么还要濑名前辈送饭”

 

“我只是告诉濑名我饿了但没跟他说我不做饭啊。”

 

“这样啊。月永先生不像是生活不能自理的人啊”

 

“只是经常作曲忘了时间而已。”

 

“那还真可惜啊,明明有这么好的厨艺。”朱樱司抱起小约翰,用手轻轻抚着它柔软的毛。

 

你想吃我可以继续给你做。

 

“请多多关照了,朱樱~”月永leo看着逗弄猫的朱樱司,小声说着,脸上是温柔的笑容。

 

“月永先生你说什么?太小声了我没听清。”

 

“没什么。”

 

“?”朱樱司放下猫,看着月永leo、

 

“话说朱樱还想听我唱歌吗?”月永leo伸出手摸了一下小约翰。

 

“好啊!”

 

“听完之后要回答我上次那个问题。”

 

朱樱司自然明白他说的那个问题,不由得脸一红,“为什么还会记得那样的问题啊?”

 

 

 

“朱樱你的脸快要红成你头发的颜色了。”月永leo用手点了一下朱樱司的鼻尖,拿起放在沙发一旁的吉他,无视朱樱司回答自顾自的弹唱起来。

 

“!”

 

——————

昨天奶次日忘了留个档了然后这篇还差点字没有发上来我真是闲够了

我想了很久leo到底有没有腹肌然后换成了皮肤

标题和leo是有关的当然只要我不闲就会继续写(等等和剧情无关但好像不可能

罗宾汉结束前写完不可能的所以追忆前写完就好(志气)

在我心里泉总一直都是奶次的妈妈

因为想开另一篇文所以这篇卡了,废话结束继续咸(不你

评论
热度(68)

© 言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