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你喜欢鹤丸,我们就可以是朋友

补上链接了,之前只记得去浪开心了没有第一时间回来很抱歉

那我回去继续思考人生了没问题就是下次更新见了

最近点的推荐很多(自知之明。)但没有跳坑,只是觉得这个作品好而且最近不怎么顺利各种放飞自我抓住机会就浪的飞起然后沉迷于各种安利

es虽然说迟早会退但肯定不是现在我起码得撑到明年追忆,虽然我和各位太太一对比厨力可能比一些路人p还低就是了(一个圈两个圈)

一直都很谢谢那些给我点心的人也很谢谢留评论的小天使,还有一些太太(你们简直就是神)

突然发牢骚占了你的视线很抱歉,好了好了回去思考人生

短篇(。)集合

我填完坑了(睁眼说瞎话)

名称很乱因为有一些表达不出我要的那种感觉

 二十字我做不到就来短篇了,很多都是一段或一截,记个梗说不定哪天我就填了呢,前提是我还能坚持

 星曜后后后排给你们打call(在校放弃思考人生


  1. 总之是很正常的小情侣约会


“笨蛋国王和司君怎麽又冷战了?他们昨天不是还翘掉练习去约会了吗?”


“阿拉你说那件事,泉酱不知道吗?”


“别叫我泉酱好恶心。”


“人家好伤心。”


“然后呢?”


“然后他们两一个想去坐过...

【ES】歪楼

论坛体   ooc注意

私设司不知道leo有妹妹

带kn玩         国王大人的楼说歪就歪

大家七夕快乐      敏感字什么的好气

——————————————————


———深夜修仙兼职好人好事报警论坛


脑洞来自前几天和某个队友的互掐

回过头来发现大家都单着掐个鬼啊


【ES】猫

兽化注意。女主人第一人称视角。Ooc有


knights全员出没   剧情渗入有


给某位太太的生贺,顺便表白那位太太,希望她新的一岁里也能开开心心的。


 ——————


又是在下雨,我撑着伞走过街区,行人来来往往,我也只是其中一个。怀里抱着刚刚买的猫粮,比起旁人拿着蔬菜、书包和文件,我显得得格格突兀。


应该快六点了,也不知道它们会不会在家里乖乖听话。这样的梅雨时节,换做平常已经到家了。


我心情有些烦躁,快步走着,高跟鞋才在浅浅的积水上溅起小小的水花。...


【ES】被父母秀一脸是怎样的体验

知乎体  abo设定 cp很多但tag适当打

称呼注意  对濑名泉:爸爸→妈妈   对游木真:妈妈→爸爸

 前篇http://biaoyanshu.lofter.com/post/1e47d5b2_10aacbbb

 莫名的勤快可能是要开学了但我还没写作业

赶得有点急欢迎捉虫




被父母秀一脸是怎样的体验?


@amazing的儿子还是amazing(人生需要爱与amazing)


可能是我长大了,发现了以...

【ES】搓衣板

想写的cp都在里面,本来想写泉真然而没写就开始卡剧情了。所以只写了两对,一句带过我做到了。

另一篇让我再卡卡(多久了我想想

后面kn全员出没。

最近事很多而且活动吓得我害怕所以这篇前几天我应该搞完的(虽然写出来的和想的不一样就是了)


我是一块搓衣板。


一块活在梦之咲摄影棚的搓衣板。


原来只是当做偶尔心血来潮奇怪题材的摄影道具带进了这个学校,但我也在众多搓衣板中脱颖而出,成为了梦之咲偶像科的一块经验丰富的搓衣板。


在不知道这个摄影棚换了多少代主人之后,knights驻进了这间摄影棚。


他们刚来的时候,...

【ES】闪婚是种怎样的体验

知乎体,abo(除了这个我真的想不到有什么能让两个大男人闪婚

沉迷我团三专试听  他们真好

感觉这几天我总是在咸和卡(似乎没有一天不闲)

最近吃的安利很多我感觉我写的东西不带泉总撑不起场子

knights全员和杏出没   至于杏是和谁闪婚这我就不管了毕竟人的喜好不同


闪婚是种怎样的体验?


@曾经称霸梦之咲的女人  

最近出了点事,和一位前辈闪婚了。长辈们都说婚姻是人生的大事,所以有点在意_(:з」∠)_

希望有人能给点经验之类,毕竟一个我一个Beta突然要和不太熟悉的...

【ES】cirrus(2)

(2)作曲家leox小说家司  邻居关系  私设多如猫毛就不说了


大概就是什么东西从楼上掉下来了

————


濑名泉大抵也是神。


在出差拍戏的前一天依旧能来照看月永leo。在昨日拜托了他可爱的后辈之后准备再来看一下,结果只看到他的后辈抱着胖胖的小约翰站在月永leo的家门前可怜兮兮地看着他。


真是超——烦人的。


然后他用月永leo给他的钥匙开了门。果不其然昨天他才打扫好的屋子像被小偷洗过一样,到处都是乐谱和涂鸦。然后刚才还用水漉漉的眼神向他求助的后辈看着他的眼神里就“怜悯”大写两字。...


【ES】cirrus

(1)作曲家leo x 小说家司    邻居关系  私设多如猫毛就不说了


大概就是什么东西从楼上掉下来了

——

在春天的某一天,朱樱司注意到,阳台上的植物,似乎要开花了。


其实朱樱司并没有养任何植物,那抹在去年夏天绿色从楼上垂了下来,那是朱樱司刚搬进这栋公寓不久。后来他顾着家业与事业忙得脚不沾地的时候,那藤蔓也悄无声息地占了阳台的一角。待朱樱司回过神的时候,藤蔓已经垂下一大片,占着他家不多也不少的位置,肆意享受阳光的恩赐生长。


朱樱司其实也可以找物业让楼上修剪一下这颗植物,毕竟它的主人并没...

©  | Powered by LOFTER